水準書店

今天突然想看看水準書局有沒有網站~~
結果不小心發現有這麼多水準書局的報導~~~
真不愧是台灣"最便宜的書店"... 🙂
地址: 台北市浦城街一號一樓( 師大附近)


轉載自: 街頭哲學家 水準書店老闆曾大福
街頭哲學家
水準書店老闆曾大福
文/鄭宇迪 攝影/王竹君
2000年7月 CHEERS雜誌
自稱「全國最便宜的書店」、「全國愛書人的共同記憶」,僻處浦城街巷內的「水準書店」創店迄今,倏忽已近三十載,老闆曾大福卻一點也不想開分店、賺大錢。他寧願繼續用不可思議的低價賣書給識貨的讀者,和遠道而來的書癡交朋友。
曾大福經常半賣半送熱情推銷心目中的好書,大概也是全台灣唯一敢說「不好看退錢」的書店老闆;他以阿扁總統的「民間友人」自居,滿腦子另類的「國是建言」,更投身許多社會團體,短小的身軀裡彷彿暗藏著燒不完的精力。
這位「大隱隱於市」的街頭哲學家,值得你好好認識。
「漫不經心的人類謀殺了上帝!這是『現代性』的本質!」1888年,尼采宣告「上帝死了」,上帝奄奄一息。1900年,輪到上帝宣告「尼采死了」!尼采倒是說對了一件事:漫不經心。
歷史不會停格在尼采/上帝你死我活的十九世紀。「現代」倉皇下台、「後現代」踉蹌登場,後現代的台北,漫不經心依舊。對過去無力記憶,對未來不敢想像。人生草草完成,匆匆凋零,來去之間,呼吸短促。存活是一切,其他都是細節;「優勝劣敗」是一切;愛恨情仇,呃,沒時間……。

樸拙的店招,靦腆的笑容


從松江路往南接新生南路,右轉和平東路,到師大路再左轉,沿路的人文風景有了微妙的漸層變化:西裝、高跟鞋漸少,T恤、牛仔褲漸多;生命的速度漸緩,充滿緊張和迫力的顏面神經逐漸舒展。在浦城街口,迎風而立的是「水準書局」,略嫌不夠粉米庄玉琢的店招,以及老闆曾大福的靦腆笑容。
曾大福,人如其名,面色紅潤,稍見福態,個頭及俊帥指數都不高。坦率、生澀、自在、樸拙,複雜地揉合成一種溫暖不喧囂的厚實質感。
水準書局也一樣,沒有氣象森然的門面裝潢,也不兼賣附庸風雅的品味咖啡,藍色鐵捲門拉起來,直截了當就是書:一堆堆的書,滿滿一屋子的書。此外就是人:很擠,書跟書擠,書跟人擠,人跟人更擠……。
巴斯葛把人稱做「會思考的蘆葦」。人,像極了脆弱的蘆葦,面對命運的朝風夕雨,不堪一折。但是,人卻有能力思考,而且因思考而偉大,甚至比命運更偉大!「讓我們嚴肅對待思考吧。」巴斯葛對人,比尼采對上帝的期待更殷切。

八百元創業


退伍第三天,大學念公共衛生的曾大福,憑著「小醫醫人,大醫醫國;醫者與相同功」的豪情壯志,以及沒那麼豪情壯志的800元創立水準書局。「開書店是我的夢想。全世界都不了解你也無所謂,至少你要了解你自己。」
「小時候,環境不好:大環境不好,書店很少,買不到書。既然環境不理想,就讓它變理想。」對曾大福來說,夢想、理想不是拿來用「想」的。
二十八年來,水準書局一直是台北愛書人的祕密花園。號稱「全國最便宜」是原因之一。八折算標準配備;六折也屢見不鮮。發現氣味相投的顧客時,書價更是無量下跌,甚至半賣半送、只送不賣。
「利益讓人累,有情有義讓人快樂,」曾大福有情有義地快樂,愛書人則又驚又喜、驚多於喜的領受這份超越金錢的惺惺相惜。
「開書店不能只想圖利而已,還要興利。讀者從我這裡讀了一本好書,這就是我賺的。」水準書局,是不是全國最便宜不得而知。全國最神奇,大概雖不中不遠矣。
價格之外,更叫人傾倒的是曾大福的勸學魅力:這一本是「全世界最好看的書」、那一本是「本世紀最好看的書」、再來一本則是「保證好看,不好看原價退還」……,哪個讀書人能抗拒「全世界最好看的書」、「本世紀最好看的書」,更何況「不好看原價退還」?面對曾大福無所不用其極的鼓勵閱讀,讀書人「欣然覺得」永遠還少一本書。
「傲慢,在書海中謙卑。」曾大福和他水準書局龐大的讀者群,以謙卑為帆,鬧熱滾滾地遨遊書海。
「詩,比歷史更真。」亞里斯多德的判準是感動。歷史,書寫權力﹔詩,記憶感動。台北的歷史,還有可能以感動重新書寫?
「人類最大的敵人是愚昧,愚昧不是上帝給的,是人自己選的。」這麼文謅謅的話用曾大福不甚標準的國語說來,有點不搭,但撼動人心的力道卻更擲地鏗鏘。

抗衡世間愚昧的橋頭堡


水準書店,曾大福抗衡世間愚昧的橋頭堡,在營業時間內幾乎隨時人山人海;而且很少有人一次只買一本書。這樣的結果並不讓人意外,讓人意外的是,二十八年來,水準書店依然僅此一家、別無分號,沒有乘勢而起,廣開連鎖,大發利市。曾大福也沒有從「老闆」升級為時髦的「集團總裁」,依舊每天:「全世界最好看的書」、「本世紀最好看的書」、「保證好看,不好看原價退還」,口沫橫飛的推銷知識,鼓吹閱讀。唯一的差別是,每年捐給各級學校、圖書館的書越來越多,數以萬計。
「不要把我的書店定位成商業行為。我的理想是一所『沒有圍牆的學校』。」曾大福短小的身形似乎突然巨大起來。「我的讀者裡有幾十個立委、師大校長、台北歐副市長(歐晉德)、超過一百個檢察官、民進黨包括林主席在內的許多重要幹部……,他們大部分從學生時代就來我這裡買書了。」曾大福驕傲極了!

寧願送書給雅賊


德不孤必有鄰,有善鄰、有惡鄰;水準書局有人愛書,有人A書。一般書店逮到「雅賊」,先罰一百倍再送警察局,雅不雅,警察伯伯自有定論。曾大福的思惟卻很另類:「偷書的人書都買不起了,怎麼付得起一百倍的罰金?萬一為了罰金去偷去搶,那我就罪孽深重了!台灣的獄政又差,抓去關等於是厚黑學高級進修班。我寧可把書送給他叫他讀十遍……。」曾大福「沒有圍牆的學校」真是以進大同,貫徹始終啊!
不久前,水準書店的slogan從「全國最便宜的書店」改成「愛書人的共同記憶」。很貼切!
「仰望夜空的星辰、俯瞰內在的道德情緒」對康德而言,是兩件極神奇的事情:「越是凝視他們,心中越是充滿無言的讚嘆與敬畏,」台北灰灰的天空,還有沒有康德的星星?
曾大福有一種很形而上的空間感。「沒有圍牆的學校」只是其中一例。
積極參與社會、放大自我的格局,是曾大福大氣磅礡的生命定位。「參與社會,其實是給自己空間。我已經五十歲,知命之年了,如果還只知道獵食、獨佔,不知奉獻,那我的名字叫動物,」曾大福不甚標準的國語越聽越有味道。
「台北人的平均教育水準極高,可惜只有職能教育,沒有生命教育。參與社會就是彰顯生命。我每天都覺得這是我的最後一天,帶著這樣的心情,在奉獻中學習喜悅。」
扶輪社、青商會、獅子會、慈濟功德會,甚至郭源治後援會……,處處可見曾大福忙近忙出的身影,他並不高大的軀體似乎蘊藏著燃燒不盡的能量。
長期支持「黨外運動」則是曾大福多維向度的生命空間裡的另一個long story。「美麗島事件之後發生了林宅血案,我就主動到林家關心,看看能幫什麼忙,管他警備總部會不會約談……實在是看不過去!」
這次悲劇更堅定了曾大福對正義與民主的追求,二十幾年來,無役不與卻又刻意迴避權勢。曾大福與民進黨的深厚情誼,從印有「Ta Fu Tsen」(大福.曾)的總統就職典禮邀請卡可見一斑。

阿扁總統國宴的座上賓


提起阿扁的國宴,曾大福難掩興奮之情:「我還和華勒沙握到手!」曾大福不是十七歲的女生,華勒沙也不是瑞奇馬汀。和華勒沙這位由階下囚晉升為波蘭首任民選總統,同時也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民主鬥士握手,曾大福感受到的是一種奉獻精神的傳承與接力。
曾大福的生命事業並沒有停留在這個美麗的驚歎號。
「我一直持續不斷給阿扁新政府許多建議。比如說,總統帶頭減薪八○%,賣掉總統專機,把錢捐給九二一災區。不但幫助受災戶,也幫助阿扁修行。」
「兩岸軍事對抗是最愚蠢的。江澤民、朱鎔基雖然是黑社會老大,阿扁還是可以在他們生日的時候,送蛋糕給他們。連上帝都需要被人讚美,他們也不例外,」曾大福眉飛色舞地說。
「十月一日是中國大陸國慶,新政府可以吃齋念佛、消弭兵戎。」曾大福的國是建言五花八門、匪夷所思,令人拍案叫絕。政策是否可行留給學者專家慢慢評估;用心是否良苦等待赤子之心細細思量。據了解,曾大福以後還會以總統「民間友人」的身分持續發言……。
賽爾說:「漫不經心的對立面就是宗教。」他的意思大概是這樣:經由感官,我們接收冷熱酸甜;經由大腦,我們算計輸贏得失。心靈呢?有沒有一種深刻的生命情境,值得心靈真情專注?他的答案是宗教。
其實,漫不經心的對立面,不只有宗教,還有藝術,還有哲學。
哲學家可以獨行踽踽、書空咄咄;哲學家也可以關在校園的圍牆裡孵育一代又一代的蛋頭……。
哲學家,其實也可以行腳街頭、親近土地,「美麗踏實」一座城市(「美麗踏實」veritas,拉丁文,「真理」的意思)。
(本文作者畢業於台大哲學系、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研究所,目前擔任廣告公司助理創意總監)


關於 Tsung

對新奇的事物都很有興趣, 喜歡簡單的東西, 過簡單的生活.
本篇發表於 轉載新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