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國政府負債的法定上限到期 (美債違約) - 2011

經濟日報看到的新聞: "美國鬥雞,殃及全球?", 此篇內容大致上的意思是下述: (詳細請詳閱此篇新聞)

  1. 美國政府的負債已經達到法定上限(2011/05/16), 需要調高法定上限, 如果在時間內(2011/08/02)無法調高, 美國政府將無法付到期的債務, 就會造成 "美債違約".
  2. 美債違約 後, 大家就會想說:"船到橋頭自然直", 總會有人退讓, 在等待退讓的這段時間, 就會產生 "技術違約".

聽起來好像是美國的事情, 到底有多嚴重? (此段摘錄自此篇新聞)

  • 針對所謂「技術違約」論點,商品大王羅傑斯明言,美國正步向比金融海嘯更差的境地。

金融海嘯造成的台股狀況, 已經經歷過了. 此篇新聞是只有講說, 會影響中國經濟減速, 然後進而拖累全球經濟復甦.... 不過, 似乎沒有這麼簡單.

看起來是個時間拖長後, 就會發生大事件的前奏曲.


下述完整摘錄自此篇新聞: 美國鬥雞,殃及全球? (有做些 重點標記 和 排版)

【經濟日報╱社論】2011.06.14 01:49 am

繼標普、穆迪之後,惠譽也發出警告,如果美國國會在8月初未能就提高舉債上限與政府達成協議,將把美國債信展望列入可能被降級的觀察名單,最高級的主權債信評等恐不保。惠譽的警告比標普及穆迪還嚴厲。

美國政府的負債已在5月16日達到法定上限的14.29兆美元,但財政部透過行政手段左撥右調,將極限日期延長到8月2日。屆時如仍未能調高法定上限,美國政府將無法償付到期債務,也就是美債違約。

法定上限調高與否的爭執,源自於美國政府與國會在預算上的博弈,國會(主要是共和黨和茶黨)堅持大刪預算,否則不調高上限,白宮則不願妥協。雙方姿態均強硬,但沒有背水一戰的決心。因為大家都明白,一旦攤牌,政府缺錢無法運作,陷入債務違約,是很麻煩的事,甚至導致災難性後果。因此一般認為,關鍵時刻一到,必有一方退讓,這即是「膽小鬼博弈(Chicken Game,也有譯為鬥雞博弈)」,原本市場也是這樣的心理,所以沒當回事。

但曾是索羅斯得力助手的朱肯米勒(Stanley Druckenmiller)最近在《華爾街日報》發表文章,力主以短暫違約幾天的方式迫使白宮削減支出。他說這種「技術違約」沒啥大不了,只要不是曠日持久,卻可換來美國政府認真減赤,債權人非但不會抗議,對美國信心反會增加。他還警告,真正的災難是政客不要求白宮嚴控開支,輕率地提高舉債上限。此論一出,竟然獲得相當支持,包括原本非激進派的共和黨議員。雖然美國財長蓋納一再警告,任何美債違約都會帶來災難性後果,但越來越多共和黨人認為,短期的技術性違約幾天「可受控制」,以施加對白宮的更大壓力。這是惠譽繼標普、穆迪之後,對美國朝野及市場發出嚴重警告的背景。

針對所謂「技術違約」論點,商品大王羅傑斯明言,美國正步向比金融海嘯更差的境地。他在CNBC節目中說,當再出現經濟問題時,美國政府已不能再讓債務遞增三倍或大量印鈔,情況只會比金融海嘯來得更壞。中國人民銀行顧問李稻葵也警告美國,這樣的做法形同「玩火」。他說,「中國能夠承諾不會拋售手頭上的美國國債,但美國亦要承諾,保證我們投資的安全,不會令我們利益受損」。連不處理經濟事務的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也在記者會中表示,北京希望美國能採取有效措施改善財政及金融狀況。

撇開蓋納不談,何以羅傑斯、大陸官方、信評機構及眾多華爾街人士對當前形勢有著高度關切與感應?因為:

  1. 即使短暫違約,也會嚇壞全球市場,令全球利率飆升,美元暴挫,並使脆弱的美國及全球經濟重陷衰退。
  2. 一旦美國發生國債違約,無須信評機構調降評級,美國政府即無可能再以舉債籌錢。這時如想再施量化寬鬆(QE)故技,來個QE3,也將不復同樣效果。因為連續兩次QE,除造成美國及全球商品及股價大漲,於實體經濟助益有限;若再來QE3,連商品及股價都未必上得去,因為前兩次QE時,一般還期待實體經濟會拉起來。美國經濟將因此陷入真正的困境。
  3. 儘管如此,美國仍可能死馬當活馬醫,推出QE3。如此將造成國際流動性的進一步氾濫,迫使各國採取緊縮貨幣政策。在中國大陸,除投資美債造成巨大損失,貨幣政策再收緊,極可能擠破房市大泡沫,造成中國經濟大幅減速。
  4. 中國經濟的減速,當然不免拖累全球經濟復甦。

賀頓(Will Hutton)的新書《惡兆─中國經濟降溫之後》,寫的是故事的後半段;前半段的主角是美國。

相關網頁


關於 Tsung

對新奇的事物都很有興趣, 喜歡簡單的東西, 過簡單的生活.
本篇發表於 News 並標籤為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