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生活 之 老婆、廚師、管家 人選

原來有這句話: 「最幸福的生活,莫過於娶個日本老婆,雇個中國廚子,請個法國管家。」, 我一直以為管家要找英國人.

  • 註1: 英國有專門管家的課程 - 英式管家 (不過這篇有講, 英國管家起源於法國, 所以是我誤會了)
  • 註2: 話說, 蝙蝠俠的管家阿福, 是哪國人?

好文: 娶日本老婆最幸福?一個中國男人的真實感受

這篇文章看完, 一定要做做筆記, 特別是看到這句話: "有句老話,說這世上最享受的事,是住英國房子,用中國廚師,娶日本女人,拿美國工資(與此相對,最要命的事,是住日本房子,用英國廚師,娶美國女人,拿中國工資)。", 原來目標要這樣子設定才對. XD

下述摘錄自此文: 娶日本老婆最幸福?一個中國男人的真實感受

  • 有句話說,『最幸福的生活,莫過於娶個日本老婆,雇個中國廚子,請個法國管家。』而本文是一位大陸男人,他娶了日本妻子後,在網路上發文表達娶了日本妻子的真實感受,他認為有一個日本妻子真的是太棒了、很幸福,到底是好在哪裡?
  • 常言道:最幸福的生活,莫過於娶個日本老婆,雇個中國廚子,請個法國管家。法國管家咱請不起,但中國廚子本人足以勝任,現在中國男人哪個不擅長弄幾個小菜?得!世上沒有完美的事,最幸福的生活能佔有兩樣已經不錯了。半年後,我們成了夫妻!
  • 妻子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說:『其實,我一直都想和你談,但你那麼辛苦,我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!另外,因你不是日本人,我怕說不好會傷你自尊。』,『你只管說,我不介意』,猶豫了一會兒妻子終於開口:『你沒有意識到你們中國男人很自私嗎?你在公司裡那麼出色,那麼有成就,可你回到家還要做飯,無理地搶去我的工作,你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沒有價值了;特別是每當我的朋友來家裡時,你總是有意識地表現自己,又燒菜又端茶,顯得我好無能、不賢慧,讓我在姐妹們面前很自卑啊。你替我想想,我也同樣需要成就感呀!』
  • 有句老話,說這世上最享受的事,是住英國房子,用中國廚師,娶日本女人,拿美國工資(與此相對,最要命的事,是住日本房子,用英國廚師,娶美國女人,拿中國工資)。有篇知名作家義憤填膺控訴日本是劣等民族的文章裡,竟在結尾筆鋒一轉:『他們可慶倖的是有世界上最優秀的女人,這些溫和的女人守護了這個民族。』原來他罵日本只罵男人,日本女人還是大大的好的,一低頭的溫柔,讓這個民族好好地存活了下來。
  • 簡單一些,將日本女人與中國女人比較,找出最大的區別處是:一,日本女人認為做女人很好,充分感受身為女人的喜悅。我們經常可以聽到中國女人說,來世再不做女人了,這念頭在日本女人中極少。比如,一個日本少女迎來初潮時是充滿喜悅的,不少家庭甚至會蒸紅豆飯以慶祝少女的成長,這與中國少女所受的做女人很麻煩的薰陶實在是天淵之別。還有,我去看望過一位剛生產的日本女友,她的母親也正好來了。女友說,昨天看到嬰兒出來,我差點激動得哭了呢。母親說,是呀,這是只有做女人才能體驗的喜悅幸福啊。一個普通場景裡,她們對身為女人的喜悅不言自明。
  • 其二,日本女人比中國女人有忍耐力。我見過不少看似柔弱如水,而實際耐力極強的女人。她們掌握著外柔內剛的技巧,那甚至不用學習,是印在了遺傳基因裡的。舉一個明顯的例子,在產房,日本女人是不叫痛的。
  • 其三,日本女人較之中國女人,對於性愛持開放態度。她們沒有受禮教管束的後遺症,雖以議論性愛為羞,但不達恥,是比較原始的,人性的。正經與風情的界限模糊,可以戲稱為披著純情外衣的女郎。這風情不是中國新新人類所擺出的縱欲姿態,是自然地享受,沒心沒肺的。所以,一百名女大學生在看到『貞操』一詞時,只有兩名答出了詞意。
  • 其四,她們婚前婚後反差巨大。從初長成到結婚,是驕矜的階段,多數經濟寬裕,任性遊玩,包括體驗男人。婚後基本都具賢慧品質,甘於瑣碎,是過日子的好手。書店裡女性雜誌、時裝類多為青年女子設,已婚女性的雜誌封頁多有如何節約伙食費或者光熱費的字眼。這種反差比中國女人的婚姻前後來得猛烈。中國女人喜做男人的嬌妻,日本女人兼任男人的母親。
  • 又有一句老話,說女人最好是在家是主婦,在外是貴婦,在睡房是蕩婦。這三婦之說,日本女人中合格者定比其它國家的多。如果我是男人,我就會希望娶日本女人,也就是說,日本女人的種種好處,是針對於男權社會的。日本女人的好,暫時還不會變化,一個成熟的社會的變遷是緩慢的。在她們的女權意識覺醒以前,男人們還有大段時光可以憧憬日本女人。

相關網頁


關於 Tsung

對新奇的事物都很有興趣, 喜歡簡單的東西, 過簡單的生活.
本篇發表於 News-Life-Joke 並標籤為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