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 - 給女兒的一封信(劉墉)

這篇在網路上轉寄的信, 不曉得是劉墉哪本書上的內容, 說話的技巧真的非常重要:「說話,輕輕說,想一下再說。」(我喜歡稱這叫 說話的藝術)

同樣是一句話, 語氣、講法所得到得效果都不同, 這篇等女兒長大點, 再慢慢解釋給她聽.

給女兒的一封信 - 劉墉

下述整封信轉貼, 只加上些排版及重點標註:

今天早上,我起床,發現家裡一個人也沒有。只好打你媽媽的手機。 手機是你接的。
「你們到哪裡去了啊?」爸爸問。
「你難道不知道我今天要上中文嗎?」你在那頭說,「我們正在去徐老師家的路上。」

晚餐前,爸爸到廚房的櫃子拿酒杯,你也過來,伸手往同一個櫃子裡摸。
「你要什麼?」爸爸問你。
你沒答,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碗,把碗在我眼前晃了晃,就轉身走了。

早上,因為你正要去上課,我不好多說;晚上,又因為是吃飯前,怕影響你的情緒,我也沒講話,但是現在爸爸必須對你叮囑一番。

記得你上幼稚園時,老師曾經要你交一張通知給爸爸媽媽嗎?
那通知是教父母怎麼跟幼兒說話。

「幼兒們要聽直接的、肯定的話。」

通知上說——「當孩子做危險的動作時,大人不能說『你要死啦?爬那麼高!』孩子會因為聽不懂,而不知所措,搞不好,大人太疾言厲色,原本孩子抓得穩穩的,反而嚇一跳,一鬆手摔了下來。

所以大人要對孩子說:『快點下來,那樣太危險了。』這句話因為直接,孩子一聽就懂了。」

你還記得不久之前,學校發了一張單子,教你們怎麼說話有禮貌嗎?

那張標題為「好好表達(NICE EXPRESSIONS)」的單子上印著:

  • 請(Please)
  • 謝謝妳(Thank You.)
  • 原諒我( Excuse Me. )
  • 對不起(I am Sorry.)
  • 妳好嗎?(How Are You Doing?)
  • 祝妳玩得愉快(Have A Good Time!)
  • 那真太好了(That Is Really Nice.)
  • 讓我們輪流(Let's Take Turns.)
  • 我會與妳分享(I'll Share With You.)
  • 來,跟我們一起坐(Come And Sit With Us.)
  • 我能幫妳嗎?(Can I Help You With That?)
  • 來跟我們一起玩(Come And Play With Us.)
  • 妳是個好朋友(You Are A Good Friend.)
  • 現在輪到妳了(It's Your Turn Now.)
  • 妳那方面真棒(You Are Very Good At That.)
  • 我喜歡妳的點子(I Like Your Idea.)
  • 我可以體會妳的感覺(I Understand How Yon Feel.)
  • 我們總給妳留個位子(There Is Always Room For you.)
  • 我現在就給妳看(I'll Show You Now.)
  • 祝妳好運(Good Luck.)

記得那時候,你把單子拿回家,爸爸還覺得好奇怪——
「天哪!都要上初中的孩子了,還教這些最基本的句子。」 但是今天,爸爸懂了。

可能愈是當你們大了,有了主見,或進入青春期,愈得教你們說話的禮貌。
譬如你今天早上對爸爸說話,不是就不夠禮貌嗎?
當爸爸問你在哪裡的時候,你為什麼不直接說「我們在去上中文課的路上」?

相反地,你用了一句責難的話——「你難道不知道我今天要上中文嗎?」

孩子,你大了,應該知道說話的技巧了。

會說話的人,絕不是總以責難語氣咄咄逼人的。

想想,如果天氣冷,你穿少了,媽媽對你吼「你想凍死啊?」是不是在感覺上遠不如她對你溫柔地講「今天天冷,多穿一點」?

想想,如果你在教室裡開窗子,有同學對你喊:「你不冷嗎?你不冷,我們冷。」

是不是遠不如,她對你關心地說:「別開窗子吧,回頭著涼了。」

「多穿一點」和「別開窗子」都是正面的句子,好比你上幼稚園時老師教我們對你說話的方法,不是很簡單、很明確,感覺上比你用責難的「問句」好多了嗎?

相對的,有許多直接而簡單的句子:你又應該改為「問句」,才顯得婉轉。

譬如你問「對不起,我是不是能離開一下?」
「對不起,我是不是能打擾你一分鐘?」
「十分抱歉,你是不是能再說一遍?」「是不是能麻煩你把胡椒遞給我?」

這些問句不是「責難別人」,而是「責難自己」,表示「因為我有事,不得不離開。」
「因為我有問題,不得不打擾你。」
「因為我沒聽清楚,要麻煩你重複一遍。」
「因為距離太遠,我得麻煩你幫個忙。」

你說,那感覺是不是比你直接講「我有事,要離開。」
「我要問一件事。」
「你再說一遍。」
「把胡椒遞給我。」感覺有禮貌得多?

再談談你晚餐前拿碗那件事。
你知道中國人常用「頤指氣使」形容人沒禮貌嗎?

「頤」是「面頰」,「頤指」的意思是用半邊臉來指揮;「氣」是「氣音」,「氣使」表示用「哼、嗯、喂」的語氣使喚人。

西方世界也一樣,當你指揮別人,卻只有動作,沒有聲音的時候,是最沒禮貌的。

舉例來說,你去餐館,茶杯空了,你最好對侍者說「是不是麻煩你,幫我續杯?」
或者一邊指杯子,一邊簡單地問他「我是不是可以?(May I?)」

除非那侍者距你很遠,你叫他,會吵到別人,你絕不能光指一下杯子。
即使指杯子,不說話,你也一定要看著他,露出笑容。
至於你去銀行或郵局那些櫃台前面有玻璃的地方辦事,更要注意。
不能用敲玻璃來引起對方注意,而必須開口說話。
即使不得不敲玻璃,也必須伴隨著說一聲:「對不起,打擾你。」

好,現在回頭想想,爸爸要說你什麼?
晚餐前,你把手橫過爸爸面前,去拿碗,是不是不如開口問:「爹地,能不能請你把碗遞給我?」

就算你自己拿了,當爸爸問你要什麼的時候,你是不是也應該開口說「我拿碗」,而不是在爸爸面前晃一晃?

最後,讓爸爸告訴你兩件有意思的事——

爸爸念研究所的時候,有個在餐廳打工的同學曾經偷偷告訴爸爸:「如果有客人耍大牌,頤指氣使,我就在他的菜裡吐口水。」

還有一個在領事館做事的朋友說——

「我最恨人家敲窗子了,我又不是動物,他只要敲,我就裝做忙,要他等;如果他再敲,我就找他麻煩,刁難他。」

無可否認,這兩個人做事的態度很不對。
但是你能不知道、能不警惕嗎?

沒禮貌,除了顯示自己沒教養,還常吃悶虧呀!


關於 Tsung

對新奇的事物都很有興趣, 喜歡簡單的東西, 過簡單的生活.
本篇發表於 Document-Ebook 並標籤為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